快捷搜索:

全国158家互联网医院去伪存真就看这三点!

  2018年9月,国务院发布关于“促进互联网+医疗健康”的意见,让互联网医院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期。据动脉网蛋壳研究院统计,截至2019年4月28日,全国落地运营的互联网医院已经扩充到约158家。

  在产业化窗口来临之际,互联网医院发展的整体概况如何?有哪些模式被验证?如何建设线基层医疗创新实践峰会的互联网医院前沿论坛上,多位嘉宾给出了自己的观点,以下为动脉网摘录的精彩内容。

  为什么做信息化管理,如果用冰山举例,创新是冰山上面露出的一角,根基都在水下。所以如果下面的工作不做好,冰山很难稳稳矗立。

  金华市中心医院信息化方面有一个26人的领导小组,由院长直接管辖。下属有信息中心,包括临床科室信息管理员、护理信息管理员、医技科室信息管理员、行政后勤管理员等。所有信息都是通过信息管理员跟信息中心交流,将很多不必要的信息过滤。从而确保信息工作效率更高效,做出来的东西更符合临床应用。

  第一个阶段是自助型,患者足不出户,在家便可享受互联网便捷预约就诊服务,这是互联网初级阶段。

  互联网+医疗的第二个阶段,是交互型。患者足不出户,可以在家享受轻问诊服务,这一层面已经开始涉及医疗核心业务。

  第三个阶段是未来的发展阶段,是通过互联网技术互联,把诊疗全过程覆盖到居家照顾服务,包括慢病管理、体检管理等。这实现了患者足不出户享受强流程的诊疗服务。

  一是移动全流程支付,移动便捷就医,这是互联网第一个价值体系;二是基于远程技术的服务体系,可以实现患者远程就医、在线问诊,和处方外配功能;三是病种细分,根据不同病种、不同人群,提供个性化的医疗体验,所有服务都在线上线下完成。

  通过这三个体系,才能共建一个互联网医院,这也是互联网医院未来发展的趋势。

  2017年,金华市中心医院开始筹建互联网医院。目前注册用户已超56万人。其中有大概50%以上的患者通过互联网医院进行了在线预约或交费、问诊。

  传统的医院诊疗流程四,患者生病了,到医院预约挂号、就诊、取药、检查,整个流程都在医院完成,之后回家康复。金华市中心医院希望通过互联网+技术,让病人在医院就诊过程能够体验更佳,不一定非要在医院完成,有一些环节在家里完成,有一些在线上完成,让就医效益更高,患者体验更好。甚至可以通过导诊系统,让术后患者转到基层医院去。

  服务流程,如儿科、生殖中心、妇产科、内科、体检中心等,这些也是互联网医院重点开展的项目。

  医院针对32类大病种,提供一些线上线下的服务,如用药指导、诊疗问诊、线上开药等。这些服务基于文字信息交流、图片交流、音视频交流,在线上完成。

  医院并没有因此改变医生跟患者的关系,而是基于两者的信任关系的基础上,在院外或者线上进行延伸。这种延伸对病人是有价值的,对医生来说也可以节约时间。

  金华市中心医院从2015年开始,通过信息化手段,跑得更快,让患者就医体验更好。2019年,又推出一系列创新服务,包括出生服务一体化、“身后事”一窗受理,以及支付宝帐号刷脸识别就医支付等。再加上国家力推电子健康卡,结合面部识别技术,最终可实现患者凭一张脸打通就医全流程。

  医改真正的问题什么?是医疗资源的问题,是医疗资源配比不均衡、供需不平衡等各种各样的问题,做互联网+医疗健康,是做真正深入到医改的内容。

  银川市在做互联网+医疗健康时,根据国务院发布26号文,整体做了八方面的探索。

  一是应用互联网的手段和方式,探索全流程的医疗服务,把所有医疗资源进行整合,如门诊流程再造、住院流程再造,为所有患者提供全新的医疗服务模式,这是互联网+医疗服务。

  二是互联网+远程诊疗,医院结合互联网+远程专家门诊,实现诊断体系、治疗体系和慢病管理体系的整合。

  其他还有互联网+药品供应、互联网+医养结合、互联网+医学教育与科普、互联网+家庭医生签约、互联网+公共卫生等。

  银川市做互联网+医疗健康时,整体思路是做区域下生态融合,同时延伸到健康服务,最终形成一个健康的生态和创新,也就是医疗服务方式的创新。

  创新的服务模式里,真正的互联网思路是建机制。一个鸡蛋从内部打破,是孕育新的生命,如果一个鸡蛋从外面打破,这个鸡蛋就彻底破了。所以,真正让互联网+医疗健康,新的医疗模式进行下去,做到自驱动是一直在讨论的观点。四个人打麻将,大家都赢一定是不可能的。但可以做到四个人打麻将,让大家都满意。

  通过互联网思路,以及新的手段和医改方式,一是让老百姓603883)满意,二是让政府满意,三是让医生满意,让医生更自由。四是多方共赢的模式。

  区域医疗一体化方面,银川模式不仅仅是一家医院的互联网+医疗健康,而是做全银川市的互联网+医疗健康。

  可以畅想,未来的银川市只有一家医院,所有医疗机构都是一家医院,共享所有的资源,包括硬件资源、软件资源,各种各样的医疗服务资源。

  互联网+区域医疗服务体系的概念,横向来说是根据病种疑难重症和患者所在区域,打造医疗重症远程会诊中心,也就是全国远程专家门诊。

  宁夏地处西北地区,经济欠发达,人口很少,优质的医疗资源更是稀缺。对于宁夏老百姓来说,想在北上广看专家很难。

  有了“互联网+”后,老百姓不用出宁夏省。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把所有省会城市里的专家放到平台上,解决县域重大疾病的门诊问题。

  县域老百姓也不用出县,直接通过省级专家门诊进行远程专家门诊、会诊。老百姓甚至可以享受全国北上广的专家服务,真正做到了疾病的初步筛查和分级诊疗。

  另外,银川在线小时门诊,实现了当地专家实现24小时排班,为基层、社区服务中心、社区服务站和村医提供医疗服务,为村医实现真正的医疗赋能。

  纵向来看,区域医疗服务体系打通了医疗诊前、诊中、诊后的流程,规范了线上诊后管理、线上复诊机制,以及综合医生和家庭医生的合作机制。模式从上到下,全面为基层赋能,为基层输出医疗服务能力。远程医疗不仅仅是信息化手段,而是服务体系的概念。

  除了远程门诊,在检查检验和诊断方面,银川市也做了一些探索。例如开展远程诊断中心、慢病管理中心和专科治疗中心。三大中心通过MDT,通过远程诊疗体系、远程门诊,共同赋能于慢病管理、家庭医生。

  银川家庭医生模式是1+X的模式。1是指每一位服务对象,X是X种服务模式、服务团队。通过X服务的模式,为所有受服务的群体做疾病服务、健康服务等。通过这样的架构模式,为基层完全赋能,输出医疗服务能力。

  互联网医院目前一般是两种:第一种是实体医疗机构通过互联网手段构建互联网医院;第二种是第三方公司和线下实体医疗机构合作构建互联网医院。

  目前,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与唯医骨科合作的专科互联网医院,可以称之为互联网医院2.0版本。和1.0版本相比,有四个方面的优势:

  一是和第三方公司线上线下深度融合,以信息化、电子健康卡为核心做融合;二是引入职业经理人运营管理思路,突破传统医院的管理想法和格局;三是用互联网的思维做患者服务体验;四是做专业化、个性化的医生服务体系。

  另外,医院同第三方合作,一是激励附能,如进行内部病区改造、绩效方案改造、医生、助理、手术室、教学远程等。二是架构创新,如在GPO与医院相结合,临床路径及医保控费等方面进行探索。三是引入互联网思路进行医院品牌营销,这便是互联网医院2.0模式。

  作为一家医院最核心的是什么?如果没有医保和第三方支付支持,不可能独立发展一个行业,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医疗是完全由患者自己付费。

  互联网医院要规模化发展、规模化突破、规模化复制,必须有医保支持,有第三方支付为互联网医院提供的医疗服务提供买单。但在我国,这是非常有挑战的事情。

  互联网医院的第三个阶段是连接医、药、保。如果想成为大型医疗供给方,必须获得我国各个地方的医保支持。微医从2015年第一张牌照拿下来后,全国跑马圈地,以期获得获得医保在线准入和接入。

  对此,互联网医院要做的是,如何跟当地医疗体系、当地医药产业链形成紧密协同,通过量化对比产生价值。这样一来,医院不仅没有浪费医保资源,反而节约医保用户流出。

  面向基层医疗机构,微医聚合了先进的医疗技术,让当地医院不出家门也可以享受一线城市好的医疗服务。帮助当地医院提升技术水平,帮助当地做家庭医生签约服务,把家庭医生服务、健康看门人做实。

  在城市,微医也做自己的全科基地,希望以健康守门人、主动健康维护,建立健康管理体系,把疾病往前延伸到健康管理,通过支付的差价,降低当地医保支出。

  通过医药交易平台,微医直接连接工业和医疗机构以及医保。把原来一级、二级、三级代理商、中间商的体系彻底打破。目前,微医承接了医保局医药集成平台的建设。帮他们建立基于医保全流程反诈骗监控体系。

  微医通过医疗技术的下沉,解决支付差价,通过药品集中竞价流通交易成本,形成医药产业链闭环服务,让互联网医疗服务具备规模突围的可能性。

  围绕西医这一块,乌镇互联网医院把技术做成标准化,做成21世纪赤脚医生系统,面向基层医疗机构辅助开方、辅助诊断。现在,全国已连接1200多家医院,每天接诊人次超过8万。

  专家方面,乌镇互联网医院跟全国1000多个医生集团进行紧密合作,把它们的专业技术形成产品,推动医联体系统跟全国各地医院形成合作关系。所有的数据,都通过云HIS形成核心载体,将时间、价值最大化。

  大家在做互联网医院时,其实都应该考虑流量到底从哪里来?是从医院原来的地方来,还是从别的地方进来?

  春雨医生认为,要把医疗服务放在离用户更近的地方、更合适的场景,在这样的场景里给用户提供服务,在这样的场景里面扎下根来,流量自然就有了。

  建立信任,主要有两点:一是要持续提供靠谱的服务;二是跟用户更贴近,在他的周边时常出现,让他看得见、摸得着你的服务。

  过去八年,春雨一直做线上服务。去年开始,有了一些线下的尝试,比如跟地产商共建健康小站,这就是贴近用户,在线下建立信任的方法之一,其核心是基于信任关系的春雨家庭医生服务。

  春雨家庭医生服务,通过健康顾问的形式给用户提供家庭健康管理服务。春雨创建健康顾问做的事情主要有两方面:一是情绪上的安慰者;二是医学上的翻译官。跟用户做朋友,把他的医疗需求分发到专科医生那里,从而解决他的问题。

  以在线问诊为基础,家庭医生作为枢纽,春雨医生建立了一个属于互联网的分级诊疗服务。

  和国家一级医院、二级医院、三级医院分级诊疗体系不一样,春雨医生从用户需求出发,帮助用户用最低成本获取健康。

  为何要选择社区?春雨医生对医疗大的趋势判断是,未来的医疗是以患者为中心的医疗服务场景迁移。医院适合提供更高精尖的服务,专家诊疗、疑难病检查、大型手术。而普通的医疗服务会迁移到最合适的场景里,例如互联网。

  春雨医生的社区健康小站核心特色,一是有温度,会有春雨医生的家庭健康顾问,秉承线A服务理念和标准提供服务。后端有强的系统支撑,让他了解用户,确保给用户感觉是有温度的。

  二是轻资产(强运营),春雨健康小站是小前端、大后端的系统。前端所需要的工作人员、设备很少,春雨核心优势,就是背后有很强的医疗资源调度能力、分发能力和运营能力。使得整个小站前端很小,但是提供的服务不少,真正给老百姓解决很多问题。

  三是易扩张,可以在基层社区、大型楼盘快速落地,健康小站从建立到运营时间,大概15天左右,春雨医生跟很多地产商合作,形式非常多样。

  春雨健康小站在春雨体系里,定位是春雨线上服务线下体验店角色。用户在健康小站里,可以体验到春雨线上提供的各种服务,如在线问诊、家庭医生、专家医生、互联网诊疗和就诊绿色通道等。

  春雨医生希望通过小站落地和成本不高的方式,黏住用户,和用户建立深层次关系,让用户知道这里可以解决他的问题,这是春雨医生很重要的一个目标。

  截至2018年,春雨医生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创立了61家健康小站,覆盖全国9省,医务服务覆盖2万余户家庭。

  近几年,互联网医院数量急剧上升。卓健科技以医生团队为核心打造互联网+医院服务的产品体系。虽然不涉及到院内比较最重的业服务,但与医院联通的互联网化相关的业务和场景,几乎都有涉及。

  卓健的互联网医院平台辐射医疗服务的能力由医院提供。除了面向公立医院之外,还面向互联网+医联体解决方案,把线下医院,基层医疗机构都连通起来,床位、医技资源池统一起来,在过程中实现双向转诊。更有面向医生教育的线上线下一体化解决方案,解决传统医学教育难题,深化临床医学人才培养改革。

  卓健的产品覆盖整个互联网+医疗全链条各角色产业,叫做Rubik All in One。通过整合能力,卓健目前有做了四款旗舰产品:

  其中,Rubik C是面向诊所/社区云端管理平台。大型连锁药店可以把旗舰店进行诊所化。它们通过把药店变成诊所,辐射和服务周边老百姓。对药店提供医的能力,从而解决客户留存、增量等问题。

  Rubik T是中小医院互联网医院开放平台。通过saas化的应用市场所搭建的开放信息平台,对于二级医院及社区有很强烈的诉求。它们想找如果想找相关软件,就像苹果市场一样,在上面挑选APP应用,安装在自己的服务号或者小程序上,即安装即用。卓健的Rubik T提供开放平台,帮助这类用户多快好省搭建迷你互联网医院。

  除了患者可以在互联网医院进行挂号、查询、缴费、图文咨询及视频问诊、开具处方、药品配送之外,超级互联网医院可以把医院全流程一体化预约资源池拿出来,通过一体化预约的方式,将号源、床位、医技、X光或者是及其他资源都放在这个池子里,从而把所有医疗能力前置化,。这样医院很方便提升效率,患者也可以有更很好的就医体验。

  除此之外在此基础上,卓健还有一款Rubik S+产品,它可以提供智能全程健康管理。在诊前诊中诊后提供智能全天候管理,通过疾病筛查、智能分诊、智能随访、慢病管理等能力、智能随访过程中,保证患者线上线下看病是一样的体验、线上线下无缝对接,延伸医疗服务价值。线上线下可实现无缝对接,所有的档案都由医生负责,做到全生命周期的管理应用。

  人、物、数据互联的信息化基础,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首先建成了信息集成平台,将50多个数据库在院内打通,患者从挂号开始到进入医院,整个就诊过程中产生的每一个数据都可以进行收集、对接和连通。

  建设互联网医院后,医院把互联网医院的内容也联接起来,从而做到面向以患者为中心的移动医院。包括从分级诊疗预约挂号、医保移动支付,以及患者体征信息采集、医患互动、智能导航、住院服务等场景。

  医嘱的执行方面,以前是纸质方式,现在通过全面电子化,扫码就可以完成医嘱执行记录。医院还建立了闭环管理系统,包括数据产生、事前预防、事中监控、事后追溯,从而确保医疗服务质量的提高。

  在多学科会诊统一平台方面,实现患者与专家及不同医院之间进行文字音视频共享,数据共享,对于医生端来说,不仅可以在电脑端登陆,还开发了移动登陆端方式。

  在决策支持系统方面,主要分两块:一是建立了全程临床辅助决策系统CDSS,7大类35子类知识库系统,医生做出诊疗行为的时候可以提供信息和决策辅助。二是基于历史电子病历和医学影像等多模态数据,训练了不同的人工智能模型并嵌入信息系统,实现了智能触发,以无缝的方式对医护人员进行决策支持。

  以医院“咪姆熊”智能家族为例,目前已有影像熊、辅诊熊、问诊熊、导诊熊,从而实现顶级医疗资源的重塑和复制。

  智能问诊熊设计的背景,是患者挂完号后,进入诊室前有一个排队过程。这段时间家长一方面比较焦虑,另一方面医生如果到诊室问诊,医生临时要写病历,压缩了大量问诊时间。

  如果利用人工智能产品把这些信息录出来,进行初步问诊,形成智能化电子病历,就能节约医生问诊时间,跟患者进行更好的交流。

  从2018年5月至今,问诊熊累计患者访问量6.4万次,累计服务医生33位。

  从多位嘉宾的演讲中不难看出,无论采用何种技术,无论是哪类商业模式,真正的互联网医院,至少要具备三方面的能力。第一,是否对医疗技术形成真正的聚合和提炼。是否能够通过平台、系统、AI,在医疗供给侧上产生影响。

  第二,是否能够对医疗行业服务效率进行提升。这包括,让患者住院效率提升、医患体系提升、资金流、信息流、服务流的提升,并且可量化、有数字作为标准。

  第三,是否对老百姓就医体验进行优化。医院有是否塑造了一个好的人文就医环境,是否真正的落实到就医体验上。

  如果一家互联网医院不具备这三点,就难以在服务体系里真正落地生根,为老百姓和医生产生真正的核心价值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